熱門都市异能 大唐:八歲大將軍笔趣-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良五脈鑒賞

大唐:八歲大將軍
小說推薦大唐:八歲大將軍大唐:八岁大将军
不良人分为五脉,寻踪,缉拿,情报,刺杀,守护。
寻踪一脉,追敌寻踪觅迹。
缉拿一脉,武力在五脉中排名第三,能经常配合寻踪一脉的人,缉拿皇帝想要的人。
情报一脉,混于天下各处,收集情报,以此反馈给皇帝。
刺杀一脉,为皇帝处理暗处之事,比如某大臣明着皇帝不好动手,却想要他死,就会让刺杀一脉动手。
有时候也会刺杀敌国重臣,以嫁祸给其他国家。
守护一脉,武力第一,专职在暗处保护皇帝,以及皇室中人。之前李隆基派出去保护李易的不良人,就是守护一脉。
五脉共五位统领,但此统领非官职,他们掌握着寻踪之术的传承,相当于一脉不良人的授业之师。
而此时的皇宫内,多为寻踪,缉拿,守护三脉之人,只有少量的刺杀一脉。
庆王李琮,带三千甲士入宫,首当其冲的便是寻踪一脉的不良人,由于他们在最外围巡视,死伤惨重也是最为惨重。
特别是他们的统领,还在此处与他们抗敌,这是寻踪一脉的不良人,最为心忧之事。
如他们所言,他们身死无事,统领不可失,要将寻踪之术继续传承下去。
“住嘴!”寻踪一脉统领怒喝,双眸微红的说道,“危难之际,我岂能弃你们而去,我死,不良帅自会将寻踪一脉带起。”
寻踪之术,不只是寻踪统领会,不良帅五脉之术皆会。
不同的是,不良人传承百多年,自然形成五个团体,内部也逃不过利益,不像是创立时,五脉团结一致,共同扶持。
不良帅虽会寻踪之术,却不会像寻踪一脉统领一样,尽心尽责将寻踪一脉带向兴旺。
如此的话,寻踪一脉势必会落寞。
“统领……”寻踪一脉的不良人哽咽,死死咬住牙齿,不在劝解寻踪统领离去。
反而是用尽力气挡住门后的冲撞。
“里面的不良反贼听着,此刻若是投降,本王将饶尔等一命,否则杀无赦!”在外的庆王见数十甲士还未能将宫门撞开,内心焦急不已。
他在宫外安置的手段,只能挡李易一时,他若不尽快夺得玉玺,擒拿自己的父皇,那他将面对地是李易的兵锋。
“庆王殿下,你此等之为,乃是大义不道,某还是劝你就此收手,免得酿成大祸,悔时晚矣!”寻踪统领言辞肃然,并没有因为李琮的逼宫,而恶语相向。
“本王已无退路,以父皇之心,他不会放过本王。”庆王李琮双眸戾气加深,尽管他是皇子,李隆基的儿子,但今日之举,就算是他放下兵锋,也难逃被李隆基赐死。
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起點-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良五脈相伴
君不见前太子李瑛,也是他的二皇弟,在武惠妃和驸马杨洄的构陷下,与鄂王李瑶、光王李琚一起被废为庶人,并被赐死!
可见在李隆基心中,亲情是何其的淡薄。
他今日之举,胜过当日被诬陷谋反之罪的李瑛,下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
“如此,某也只能抵死不让。”寻踪统领面色一沉,他深知李琮之言无错。
可他们不良人别无选择。
“本王夺位之后,定会善待不良人!”李琮对不良人对皇帝的忠心,所触动,留其承诺后,猛的喝道,“来人,搭人梯,给我翻越宫墙,杀灭不良反贼!”
宫门撞不开,李琮只有想此笨办法。
宫墙高约三丈,需要五六人重叠才能凳上去,跳下三丈高的宫墙,三千甲士也需要勇气。
没有高强武力,跳下三丈宫墙,轻则短腿,重则摔死,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得令!”
三千甲士中,当即踏出身手矫健之人,与力大之人,开始搭建人梯,翻爬宫墙。
身手矫健的甲士,是梁上君子出身,跳下三丈高的宫墙,自然不成问题。
借助力大之士的肩扛,很快的登上宫强,看着墙内的不良人,发出狰狞的笑容。
“寻踪一脉,就剩下尔等,杀了你们之后,我看谁能再能寻觅梁上君子之迹。”
“一群猎犬,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兄弟们,随我跳下,杀!”
三丈高的宫墙上,甲士向饺子一样下落,在空中蹬墙卸力,稳稳的落地,举着兵锋冲向宫门的不良人。
“死守,能拖延一息是一息!”寻踪统领看着甲士从宫墙跳下,冲向自己,提着唐刀,沉声闷喝。
“谨遵统领之命。”不到五十数的不良人,背靠宫门抵住,手拿唐刀面对杀来的甲士。
这一刻,他们是无惧的。
只有不甘。
“杀!”一声怒吼,双方厮杀在一起。
不足五十数的不良人,且不说人少,他们行动受束,怎么能挡住凶狠的甲士。
只见道道兵锋加身,带起缕缕血液飞溅,五十不到的不良人,纷纷倒在宫门之下。
唯有寻踪统领,还在苦苦支撑,挥刀怒杀。
他知道,不良寻踪一脉,就此落寞。
“噗嗤!”一甲士趁着寻踪统领的唐刀,被同伴压住,一刀直刺其腰侧,重伤其寻踪统领。
“砰!”同一时刻,无不良人抵住的宫门,也被在外的甲士撞开,无数甲士蜂蛹而进。
庆王李琮带着几名将领,踏马宫门,看一眼口中不断溢血的寻踪统领,便将目光移开。
沉喝道,“搜索紫宸宫,作找陛下踪迹!”
“得令。”三千甲士应喝,分出几波队形,闯荡着紫宸宫各处。
“庆王殿下,你不会成功,你别忘记,这长安城中还有唐王殿下。”寻踪统领杵刀单膝跪地,抬头朝李琮大声嗤笑。
话落,头也低了下去,声息全无。
精品都市小說 大唐:八歲大將軍 ptt-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良五脈閲讀
“李易……”李琮闻言脸色微变,但此刻已经不容他多想,他不信自己给予李易一人之下的无上权位,他会不动心。
双眸之中却闪过忧虑。
少时。
进过搜寻紫宸宫,发现只有来不及逃走的太监与宫女外,并无李隆基身影的甲士,问其李隆基去向,连忙奔走到李琮面前呼喝,“报主上,陛下不在紫宸宫,以往重玄门而逃。”
“该死的不良人!”李琮面色难看之极,他时间已经不够了啊,双眸布满血丝的喝道,“那还等什么,给我追!!”
“今日不生擒陛下,你我都别想活命!”
“得令。”三千甲士也有些惶恐,原本以为攻破紫宸宫他们就功成了,可谁知李隆基居然不顾皇帝威仪,逃往重玄门。
这样的皇帝,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太宗当年逼宫时,建成太子可没有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