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相伴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太和门西暖阁内,喝了药的同治帝正在昏昏入睡,御医在汤药中加了大量镇静催眠的药物,载淳这段时间都没有这么深沉的睡过觉了。
大殿外面,很多太监正在如同蚂蚁一样的搬家,他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偶尔一名小太监搬动椅子摔了一跤,花梨木的圈椅撞在地上发出了响声。
小四喜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用发话就有两名太监冲过去,一把堵住小太监的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然后架着胳膊就给拖走了。
小四喜伸出四个手指头,那两名大太监就明白了,这是四十大板!惹祸的小太监吓的裤裆都湿了,想求饶却被死死堵住了嘴巴。
“不长人心的狗东西,陛下刚刚睡着了,你就敢弄出动静来吵闹?要是陛下吵醒了,我要你的小命……”
小四喜点着脚尖从窗外向暖阁内窥探,结果发现同治帝依然睡的非常安稳,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惹祸的小太监也算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有了前车之鉴,后面的太监们更加小心了,长龙一样的队伍不停的向太和门东西两侧的厢房内搬运家具和器皿,皇帝居住周围配套的生活工作用品都要准备齐全了。
这时候突然一只手拍了拍小四喜的肩膀,吓的他一缩脖扭头就要开骂,结果一看是富庆大人,顿时脸色一变笑成了一朵花。
“哎呦……三爷回来了?瞧我这没眼色的劲儿,都没注意到您……”
“哎……咱们就别客气了,都多少年的关系了,万岁爷睡了几个时辰了?能叫醒不?”说话间,一条明晃晃的大黄鱼,就落到了小四喜的衣袖里面去。
精华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 線上看-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看書
小四喜都是多年的受贿老手了,不动声色这大黄鱼就流进了衣袖里面的暗袋中“三爷啊!您来的真不巧,万岁爷刚睡一个半时辰,御医说好歹也得睡足了两到三个时辰,这才能叫起来呢!”
富庆看了看表“那就先不要急,我去军机处办点差事,估计半个多时辰再回来,到时候还请公公叫陛下一声……”
小四喜抿嘴一笑“哎呦,您还真是多亏多一句嘴,您要是现在去军机处啊……准保撞一个门鼻子灰!”
“万岁爷都挪到太和门这里办差了,军机处还能留在乾清门那边吗?肯定是跟着过来啊……刚刚挪过来的,您瞧瞧现在西边这一队就是运军机处的家当的!”
太和门前正对的是金水桥,五座石桥加上弧形的河道,从高空中看上去,就好像一把张开的弓箭,五根锋利的弓箭搭在上面,射向庞大的帝国!
而金水桥正对左右,也就是东西方向,是熙和门跟协和门,直接对应的是西华门和东华门!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 起點-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熱推
在这两座门左右是一溜的厢房,平日里装一些大家伙什,还有侍卫们的值班房等等!
今天同治帝移驾太和门,跟随陛下伺候生活起居的太监,包括皇帝日常用的器皿等物,都放在了东面的厢房里。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 txt-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展示
而西面的一溜厢房全都改成了军机处的办公场地!
要说载淳这样处置真的是很英明的,过去军机处距离养心殿再近,也没有此刻近,从西厢房出来奏折电报什么的,两分钟就能摆放在皇帝的案头!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清隱龍 心淨-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相伴
而且小皇帝还在这里睡,就算是半夜凌晨有了紧急军情,也能把皇帝叫醒!
军机处搬家可真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家具摆设不多但是这文案可是太多太多了,不仅要全都搬运过来,还要小心的贴上弥封,每一条弥封上都要写上简单的介绍,到时候才能分门别类的找到各种奏折和资料。
虽说之前军机处有各种规矩,要求每份文件袋、奏折箱都要写好弥封,可是天长日久的这些军机处的笔帖式还有章京们,都开始偷懒了。
除了特别紧要的文件写好了弥封备查之外,很多文案都是凭着记忆力随便堆放,数量少了还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多了可就成山了!
军机处大搬家,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些遗漏的工作都补上,这时候这些偷懒的懒鬼们才知道厉害。
一个个满的头晕目眩,这边写,那边贴,搬运的时候还得亲自叮嘱小太监,原本人手不够又从内务府借调了一大批人还是不够!
当富庆走到军机处新的办公地点之后,一溜十多间房子全都敞开了门,里面的人压低声音小声说话,都怕吵到了皇上。
优美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 ptt-4886 李拓你別裝孫子了讀書
可是声音再小,也压不住他们急躁的情绪!
“废物,都是废物啊!我平日里怎么嘱咐你们的?每份奏折和资料都要写弥封,而且根据六部分工不同都要用不同颜色的纸张……”
“现在看看,你们这干的是什么活?全都抓瞎了……哎哎哎……这是工部汇报河工的折子,你放隔壁去……”
“红色的是兵部的折子……浅黄色的是户部的,你们都气死我了……”
“老刘?老刘你又犯病了?准备伙食的苏拉太监呢?怎么还没准备吃食?老刘有消渴症,不能受饿……弄点饽饽来先顶一顶……”
人群中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背对着富庆,压低声音指挥着军机处的这些章京和笔帖式,慌乱的工作渐渐的有条不紊了起来!
富庆点了点头,走过去抓住了他的肩头“李拓!不要管这里的事情了,你藏了这么多年了,也该给朝廷效力了!”
“这是借调你的文书,从现在开始,宝鋆大人把你送给我了……跟着我带兵打仗去!”
“啊?”背对富庆的人正是李拓,在军机处隐藏非常深的一位官场老油条,一回头看见是富庆立刻赔笑打千道“哎呦,富庆大人,您这是唱的哪一出戏啊?”
“我没有功夫唱戏,军机处的杂务你不要干了,立刻跟我走……”说完抓住李拓的手腕就往外面拉。
“哎哎……富庆大人你别开玩笑了,我这手头都是活儿啊,我跟您走干嘛去啊?”
“打仗?打仗我可不会,我手无缚鸡之力……我就是个落地的秀才,连举人都不是啊……”
富庆把李拓拉到僻静的地方冷笑道“你少跟我打马虎眼!惇亲王的头号幕僚,隐藏如此之深的小诸葛……”
“如今惇王爷有难,你不出力谁出力?大清国要是完了,你以为惇王爷能有好果子吃?”
“走!不把刀子架在你脖子上,你这辈子都躲在人群里装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