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27、陳子衿的第一聲“mama”(求月票)展示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回到江边公寓后,外公萧宏伟帮着小小鱼儿洗澡,吕玉清看了看时间,估摸着美国那边应该是早上7点左右,小鱼儿应该起床了,就发了条短信过去。
吕玉清:闺女,醒了吗?
萧容鱼:已经醒了,是不是宝宝出问题了?
萧容鱼几乎是秒回,除了说明她关心女儿,还说明了她很可能是一夜没睡。
“喂~”
吕玉清直接给小鱼儿打过去,不再用短信慢吞吞的发送了,电话接通立刻说道:“你昨晚是不是没睡觉啊?”
“还好~”
萧容鱼声音闷闷的:“可能有些不适应吧,睡不着。”
“你不要担心子衿啦。”
吕玉清自然知道,小鱼儿就是想闺女了,她心疼的说道:“陈子衿现在很好,外公正在帮她洗澡呢,听见浴室里吵吵闹闹的声音了吗,比你小时候还要活泼。”
吕玉清特意走到浴室门口,果不其然,萧容鱼马上听到了女儿“嘭嘭嘭”拍水的声音,还有老萧无可奈何的“训斥”。
“快点坐好,不然要打屁股了啊。”
“又拍水,外公头发都湿了!”
“这套衣服明天开会外公还要穿呢,快点闭上眼,外公帮你冲水。”
······
可是小小鱼儿根本不怕外公,有时候还要大声的“喔”一下顶嘴,可见心情是非常的快乐。
“怎么样,没有骗你吧。”
吕玉清笑着问道,家里有个宝宝以后,真是会热闹很多。
“就是太调皮了。”
萧容鱼语气也一扫刚才的沉闷:“你们都舍不得管她,所以连洗澡都不安生。”
“小孩子吵吵挺好的,一会我们继续视频。”
吕玉清又走回卧室,尽量说些积极的消息:“今天上午我去给陈子衿买衣服了,售货员看到我们家小小鱼儿,一个个都要过来抱抱摸摸,她们都说这么可爱的宝宝都可以去当童模了。”
“嗯~”
小鱼儿开心的笑了笑,虽然知道这是售货员为了卖衣服,习惯采用的手段,不过逛街的人就吃这一套啊。
大一的时候,商场售货员为了卖两件羽绒服,硬说自己和陈汉升穿起来就好像情侣装,所以自己也买了。
买了以后,才发现对面财大某个女生也有一件。
“还有啊。”
吕玉清不知道小鱼儿心里所想,继续说道:“你爸帮你把身份证补办好了,明天就给你寄过去,说不定你20号之前就能回国了。”
“20号······”
萧容鱼迟疑了一下,今天才13号,20号的话那还有七天呢,而且最快还是20号,这之间小小鱼儿怎么吃母乳的?
“妈,你们白天请奶妈了吗?”
萧容鱼突然问道。
“请······请是请了,但是不太满意。”
吕玉清知道这个话题肯定绕不过去的,索性就把魏红艳种种不合适的地方全部讲出来,最后也坦诚的说道:“所以我们又去找了沈幼楚,刚刚从她那边回来。”
萧容鱼听了这个消息,电话那端突然沉默下来,直到吕玉清不安的叫唤几句,小鱼儿才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本来吕玉清就觉得有些愧疚感,于是懊恼的说道:“其实那个魏红艳也还可以,我也真是毛病太多了,谁的奶不是奶呢,明天不管找到哪个奶妈,哪怕她是个瘸子哑巴,妈妈也一定同意了!”
吕玉清这个时候属于“贤者时间”,因为陈子衿现在已经吃饱了,她说什么都很硬气。
这可以类比每当男生看完小黄片以后,总要暗暗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甚至还把“戒色”二字设计成手机屏保,借以来提醒自己。
结果下次冲动的时候,该咋样还是咋样,传统手艺不能丢。
“没事,我再帮陈子佩喂一次就好了。”
萧容鱼很理解母亲,本身就有严重的洁癖,再加上那个魏红艳除了习惯不太好,嘴巴还碎碎叨叨的口不择言,所以吕玉清才拒绝。
不过这种情况应该是少数,而且今天也是比较仓促,以后应该会找到更合适的人选。
但是在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
萧容鱼突然有些烦躁,她觉得有些东西不受控制的偏向陈汉升了,好在陈子衿这个时候洗完澡了,裹着个小包裹送到吕玉清手里。
萧容鱼帮着母亲申请个QQ,发送给吕玉清以后,没过多久视频接通,萧容鱼终于看到了刚洗完澡的陈子衿。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母女俩第一次正经视频,陈子衿看到熟悉的妈妈,居然在电脑屏幕上出现,她的大眼睛里都是疑惑,愣愣的盯着摄像头。
“这是妈妈呀,叫妈妈。”
吕玉清哄着外孙女。
小小鱼儿盯了一会,宝宝不知道母亲远在万里之外,被狠心的爸爸扣下来了,小小鱼儿对着电脑伸出小胖手,这是要妈妈的抱抱了。
“咿呀·····咿·····呀······ma······”
陈子衿嘴里无意识的说着“婴语”,有一个音节似乎很像“ma”,吕玉清立刻兴奋的喊道:“小鱼儿你听到了吗,宝宝会叫妈妈了,老萧你快过来啊,子衿喊妈妈了······”
萧宏伟立刻跑过来,可是在外公外婆的注视下,小小鱼儿又不说了,只是口齿不清的嘟哝一些其他音节。
“不要乱喊。”
老萧说道:“陈子衿才多大啊,说什么都是没意识的。”
在婴儿的正常发育中,宝宝2个月发喉音,3~4个月能咿呀发音并且能笑出声,5~6个月会发单音,7~9个月能无意识的发双音如爸爸妈妈。
小小鱼儿这个月份,只是无意识的单音节而已,真正“叫妈妈”估计得三个月以后。
那个时候都7月份了吧,也是个满地落花的时节啊。
不过这已经让萧容鱼感动的泪流满面了,只有当了母亲的人,才知道那一声“妈妈”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又聊了半个小时陈子衿打哈欠了,萧容鱼才恋恋不舍的和父母,还有女儿说了再见,然后抹了抹眼泪深呼吸一口气,“哗啦”一下拉开窗帘。
阳光穿过玻璃洒满了地板,又是一个灿烂的早晨,梁美娟起的很早,她正抱着孙女在院子里散步。
陈子佩安静的趴在奶奶肩膀上,远远看过去以为她睡着了,其实小小憨包只是在嘟嘴吐着泡泡。
“这就是沈幼楚的女儿吗?”
昨天刚到美国情绪太激动了,萧容鱼都没来得及观察陈子佩,喂奶时也好像完成任务似的,尽量不去看她。
现在仔细的端详一会,她们母女俩真是好像啊。
“那······沈幼楚喂小小鱼儿的时候。”
萧容鱼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会不会想起我呢?”
······
(晚了点不好意思,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