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第五百七十九章 敢不敢比一把?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后来房遗爱倒是真的收敛的很多从不主动跟人打架了,即便真的遇到了一般是能忍就忍了:之前那几个月是真的给他关怕了。。。
当然,若是有人主动找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且房遗爱也学精了,一般在有巡逻队的地方的时候的确是很老实,可要是周围没有巡逻的兵丁出没的话,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不过这货现在也收敛了很多,顶多就是揍个鼻青脸肿什么的,倒是不会像以前那样打的好几天下不了床了。
自从程处默哥仨被王寅弄去学校当体育老师之后这货也自己跑过去跟着凑热闹了,哥几个看到好朋友过来自然是很开心了,干脆上体育课的时候就带着房遗爱一块儿玩了。
李泰本身和房遗爱关系就不错,看到他乐意玩儿而且没有惹事的迹象也就随他去了,至于李渊也懒得管这种小事儿了。
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起點-第五百七十九章 敢不敢比一把?
于是房遗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学校里面没有登记在案的非正式体育老师了。。。
好在这小子虽然脑子缺根筋而且爱打架,不过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打这些学生,不然到时候三兄弟怕是当场就要把他给赶走了:开玩笑,要是这些学生真的被这个憨憨给打了,到时候怕是咱们要被寅哥爆锤了。。。
所谓非正式的老师自然不会有工资还有住宿生之类的待遇了,这样看的话似乎房遗爱亏了。
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房遗爱本来就是当玩儿来的,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了。而且正是因为不是正是的体育老师,房遗爱是啥时候想走就能走,这一点儿着实是把三兄弟还有秦怀玉羡慕了个够呛。。。
赛马场那边房遗爱有时候也会跑过去玩几把,输赢都有过。
说起来买马这东西其实还是有一些赌的意思在里面的,正常来说房玄龄是不会让房遗爱跑过去玩的;可是王寅的赛马场没有那些坑人的放贷业务之类的,加上在王寅的厂子里也不怕房遗爱敢惹事,是以房玄龄也就由着他去了。
当然,这跟房玄龄严格控制他的零花钱也不无关系。。。
说起来有一次房遗爱随便买了一两贯结果没想到竟然给中头奖了,加上之前奖金积累的有点多,这货直接就带着一千多贯回家了!
房玄龄得知之后当即一脸正气的扣掉了九百五十贯:身上带那么多钱做什么?!老子帮你保管,省的回头瞎花!
房遗爱虽然又混又愣,可是对于自己这个老爹还是足够敬畏的,是以面对老爹的盘剥屁都没敢放一个当即便乖乖上交了。。。
打发走了房遗爱之后房玄龄看着地上的钱美滋滋了那么几秒钟,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夫人笑眯眯的看了自己几眼。。。
然后第二天房遗爱就从自己老妈那里又得到了五十贯。。。
“算了,回家吧。。。”看到今天自己手气不咋地之后房遗爱也没心思继续玩了,干脆回家算了。
“呦,这不是房遗爱么?”结果房遗爱刚走出赛马场的大门口,就看到长孙冲带着一帮子家丁站在那里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玛德?!这是堵我呢?
“原来是长孙冲啊,”房遗爱看着长孙冲撇了撇嘴:“怎么,你这是来堵我的?就你们这几个歪瓜裂枣的也不掂量掂量?”
房遗爱粗略的扫视了一眼,长孙冲加上他的这帮子家丁什么的也就十来个人,对自己来说完全木有威胁!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可是王寅的赛马场!
众所周知,赛马场附近可是没有任何巡逻的兵丁的。。。
“行了别废话了,”房遗爱直接开始摩拳擦掌了:“你们干脆一块儿上得了。”
房遗爱已经决定了,一会给他们一点教训之后自己就赶紧溜!
“房遗爱,我今天不是来找你打架的!”看到房遗爱这幅样子,长孙冲下意识的就往后倒退了一步。
不从心不行啊!
长孙冲深知就这货那一身蛮劲儿自己这边即便能搞定他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别人会怎么样不好说反正自己肯定是要好几天下不来床的了。。。
“以前咱们总是打来打去的太没意思了,而且还总给家里惹麻烦。。。”可能是感觉刚才自己见面从心的举动有点丢人,长孙冲又上前一步昂着头看着房遗爱:“这回咱们换个方式你敢不敢?!”
嗯。。。房遗爱一米七多,长孙冲也只能昂着头了。。。
听上去一米七多似乎不是太高,可要知道现在二人都还没到十四岁呢,长孙冲才一米六多。。。
“换个方式?”听到长孙冲不是找自己干架房遗爱当即就是一愣:“什么方式?”
“就是这个,”长孙冲闻言从旁边的家丁手里接过来了足球冲着房遗爱示意了一下:“这东西叫做足球,玩起来和蹴鞠有些类似,这回咱们来文斗。”
“你小子搞什么鬼呢?”看到长孙冲这幅举动,房遗爱当即就纳闷了:“这东西看上去倒是挺新奇的,哪里来的?”
说起来二人之间倒是也没什么无法化解的矛盾,顶多就是互相看着不对眼而已。
其实说白了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
“仙人给的。”长孙冲当即便把足球抛了过去:“这项运动也是仙人提出来的。”
“仙人?王寅?”房遗爱接过足球后好奇的又看又摸:“这材质倒是挺奇特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想起来刚才长孙冲这小子说这个什么足球和蹴鞠差不多,房遗爱当即便把足球放到了地上然后朝着旁边无人的地方开了一脚。
“唰!”
然后众人就看到足球在空中划过了一条抛物线落在了地上,粗略看去怕是快有二十丈了。
要知道这房遗爱还不到十四岁啊,而且这还不是全力的一脚,这见鬼的力气。。。
“诶?有点意思!”体会了一把远不同于蹴鞠的脚感后防御爱乐了:“好像还挺好玩儿的。”
“怎么样,敢不敢比一把?”对于房遗爱愣头青的举动长孙冲只能咬牙忍了,当即再次提出了比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