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從紅月開始討論-第一百六十一章 壓力排譴絕招(陸辛版)熱推

從紅月開始
小說推薦從紅月開始从红月开始
红月亮事件发生之后,荒野上出现了很多神秘未知的变化。
曾经一度导致人类文明与秩序崩溃的疯子,只是其中占比很小的一部分,因为当人们从最初被疯子吓坏了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开始了解并掌握了这些疯子的特点时,就发现……
……这些疯子,也就只是疯子而已!
倒是一些无法解释的现象,只存在于荒野的鬼故事里的“红月异生种”,以及一些不知真假,更是无法分析其原理的奇异禁区的存在,成为了荒野上最大的危险。
其实说到底,这种危险的感觉,还是来自于荒野的广阔无边,与人类自身探索能力的渺小。
不论怎么说,在荒野中行进,需要时时保持警惕,这是第一守则。
当然,这是在一般情况下……
像陆辛与壁虎这种,在周围有着三个特战小队,一支后备军队,以及空中两架直升机的护送之下,从荒野上赶路的,那别说警惕了,就算是在车上睡一觉也是没有问题的……
陆辛就在车上美美的睡了一觉。
骑士团的事情已经解决,被他们抢走的东西也拿了回来,父亲已经发泄过一次怒火。
这使得此时的陆辛,有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感觉。
……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紅月開始笔趣-第一百六十一章 壓力排譴絕招(陸辛版)展示
……
可能壁虎也是想家了,急于回到青港城。
只在路上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于第三日的凌晨时分,来到了二号卫星城门前。
高墙上的巡城军,已经提前得到了通知,当钢铁怪兽的身影,出现在了城西门前的高射灯范围里面时,钢铁吊桥,就已经缓缓的放了下来,可以看到,桥的对面,有人在等着。
陈菁穿着一件合身的军装,衬得她本来就修长苗条的身材,更多了几分英气。她是那种漂亮到了极点,但又让人不敢直视的类型,所以无论是壁虎还是陆辛,都只敢偷偷的瞧她。
“从你们出发到回来,只用了四天零十三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望着从车上走下来的陆辛,陈菁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腕表,脸色虽然还是平素的干练,但似乎可以感受到一点笑意:“比起你当初预计的时间,还少了一半。我看,当这个消息传到了那几位教授耳中时,他们又要因为究竟该给你定在什么级别而吵到互相揪头发了。”
“真凶残……”
陆辛想到了那几个教授的发量,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争吵的残酷性。
“好了,汇报任务进度!”
陈菁说笑了一句之后,便严肃了些,脸一板,认真问道。
陆辛本来也寻思跟她讲个笑话,没想到她这个领导范摆的这么足,忙下意识的认真了些,道:“入城袭击的骑士团共有七人,三位能力者,四位雇佣兵,如今三位能力者,都已经清除,两个已经消灭,另外一个应该已经押送回来了吧?”
“四位雇佣兵,死了三个人……”
“被他们抢走的画,已经夺了回来,还缴获了五辆摩托……”
“……”
陈菁眉头微微一凝,道:“确定那两位能力者都已经死了?”
“确定。”
陆辛点了点头,道:“死的一点也不剩了。”
陈菁的眉梢,微微挑了一下。
陆辛想了想,知道她,以及她身后的特清部,这时候一定很关心自己做任务的细节。
而在回来的路上,他其实也已经在心里过了几遍。
就慢慢开口道:“这三位能力者,一位是木偶系,我在黑水镇追上……”
陈菁道:“你先回去休息。”
陆辛怔了一下:“?”
陈菁看着陆辛诧异的眼神,笑了笑,道:“任务的汇报不着急,你能回来,或者说,能平安的回来,就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结果,先休息两天,会有一个专门汇报任务的机会。”
陆辛微微有些讶然,似乎没想到陈菁对自己这么放心。
而这种放心,虽然是小事,但让人心里很舒服。
“哎呀呀,这还是我们那位视工作比命还重要的陈大校吗?”
一边的车上,壁虎正拖着那个被他活捉的雇佣兵走了下来,远远的就笑着道:“活捉的人那个在这里,我跟你讲,这次骑士团一共有七个人,队长,我陆哥,解决了三个,而我一个人解决了四个,还活捉了一个,所以我的功劳可不小,陈组长你说的琳达那件事……”
“我会通知她的,你耐心等两天。”
陈菁转头看向了壁虎,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道。
“等两天?”
壁虎明显愣了一下:“你们还没跟她说呢?”
“之前不确定有没有跟她说的必要。”
陈菁笑着道:“你能活着回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意外。”
壁虎:“……”
他的表情一时露出了笑容,一会又收了回去,过了半晌,才忽然打了个寒颤。
“好了。”
陈菁接过了陆辛递过来的银色手提箱,向陆辛与壁虎道:“送你们回去的车辆已经安排好,你们拿回来的东西,将由我护送至研究院,物资的损耗与清理工作也有专人进行。”
“你们两个人都有三天假期,可以想想怎么写这次的任务报告。”
“电话保持畅通,有事会通知你们。”
“……”
见她已经一如既往,安排好了一切,陆辛与壁虎,只能同时回答:“是!”
“好。”
陈菁拿一副手铐,将银色手提箱与自己的手腕铐在了一起,然后在两队身穿黑色防护服的小队护送下,坐进了一辆车里,雷厉风行的离开。
另有人员过来,将壁虎活捉的人重新上了一遍手铐与脚镣,然后在询问过陆辛与壁虎有无东西落在车上后,开走了钢铁怪兽。
陆辛与壁虎两人,一下子就感觉卸掉了所有的压力。
坐在了那辆吉普车上时,他们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长长松了口气。
“单兵先生,壁虎先生,你们要去哪里?”
开车的,还是那位光头的,脸上一直都是漠然表情的司机。
只是现在听着,他的口吻,似乎比以前更尊重了些。
“蓝色海洋……”
壁虎立刻高声喊了一句:“这一路吓死我了,我得去放松一下……”
陆辛顿时有些诧异的看了壁虎一眼。
壁虎微微哑然,旋即满脸笑容,怂恿道:“陆哥你不去吗?这一路上压力这么大,不放松一下,将来失控了怎么办?你放心,这一路上多亏了你照顾,今天晚上的消费我来……”
陆辛顿时脸色一变,大为心动。
不过认真考虑了一会之后,却还是笑着摇了摇头,道:“先送他。”
……
……
四十分钟后,车子在老楼面前停了下来。
陆辛下了车,向司机说了一声:“谢谢!”
想着壁虎冲进蓝色海洋时的速度,他脸上也还带着一点儿笑容。
看的出来,壁虎真是喜欢这个道道啊。
不过,在执行了这样紧张而又危险的任务之后,有个这样的爱好放松一下也确实挺好的,毕竟回想四天之前出城,直到今天回来,期间经历的各种战斗与神秘……
……他也不由微微一哆嗦,心想:“好危险啊!”
只可惜,自己毕竟和壁虎不一样,排遣压力的方式也不一样。
他可以这样排遣压力,自己就不太行了。
这也不是谁请客的事,无论是谁请客,陆辛都有点心疼……
先上楼和家人吃饭吧。
最近几年里,这是与家人分别最久的一次。
虽然说,最后分别时,父亲的表现,使得家人之间的感情有些紧张,也使得陆辛意识到,这一次就算自己回到了家中,面对的场景,可能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的温暖而温馨……
……
……
一声无人能够听到的叹息,陆辛开始抬步向漆黑而深沉的老公寓楼里走去。
也就在他快要迈进老楼时,卫星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单兵先生,听说你回来啦……”
打电话过来的是韩冰,声音还是轻轻柔柔的,非常好听。
“是的,你知道啦?”
陆辛在公寓楼前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
“你刚一回来我就知道啦,感觉你快忙完了,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韩冰笑着道:“恭喜你,这一次任务完成的特别好呢。”
“没有没有……”
陆辛忙笑着回答,在旁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我只是尽自己的力罢了。”
“若是人人都愿意尽自己的力,我们城里的建设一定会好很多……”
韩冰笑着,坚持夸了陆辛一句,然后道:“还有,在你出城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帮你把之前的任务以及报酬做了一下整理与汇总,就等你点头了,所有的报酬,应该是……”
“等等……”
陆辛急忙阻止了她,然后掏出了一根抽了一半的雪茄,慢慢点上:“一个个的说吧!”
“好的……”
韩冰像是忽然领会了陆辛的意思,开心的笑了一声。
然后电话那头的她,声音开始变得非常正经,慢慢的道:“单兵先生举报了许家父女私藏起来的那幅画,对于我们特清部来说,这也是值得鼓励的行为,有1万元报酬呢……”
“玫瑰花事件扩散时,单兵先生阻止了万众商场的受污染者扩散,报酬是10万。”
“二号卫星城南墙下面的精神污染炸弹,被评定为二级危害,报酬是30万……”
“你在警卫厅培训,一天的补助是两百,现在已经进行了七天……”
“……”
听着韩冰一桩一桩的数着自己完成的事,以及后面跟的报酬。
陆辛坐在了台阶上,拿着电话,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