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裡走 ptt-667.骷髏活死人(再求一波推薦票哈)讀書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谢蛤蟆抚须说道:“无量天尊,你们不必这么害怕,这里头应当确实不是一头犼,或许封印的只是个尸王之类的东西。”
“十万大山里头确实多有尸王,因为当地人对生死观与咱们汉人不一样,他们喜欢炼尸,把亲人尸体炼成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唐铭急忙点头。
王七麟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把亲人尸体给炼成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丧心病狂吗?”
唐铭说道:“不是,十万大山里头环境恶劣,人心叵测,有些寨子会炼尸来为自己寨子所用,或者用来捕猎,或者用来防御,或者用来害人,总之乱七八糟。”
谢蛤蟆点头道:“老道还年轻的时候,便曾经在这十万大山里头遭遇了一具尸王,当时有我道家高人召集了九州四海的成名修士和摸金校尉数十人进入一座土王墓去绞杀它。”
“然后呢?”王七麟关心的问道。
谢蛤蟆叹了口气:“然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溃败,进去的几十个人,最终只退出了四个半人。”
“半人,是啥意思?”王七麟又问。
谢蛤蟆说道:“意思就是说他只有一半了。”
徐大也问:“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呢?”
谢蛤蟆忍不住给他一巴掌:“无量天尊,你问的是什么鬼话?它娘的,如果只有下半身我们还把他给拖出来干什么?下半身怎么活?”
徐大讪笑道:“对哈。”
唐铭说道:“既然这是一座泰山嵤,那就好说了,难怪它没有门,泰山嵤是镇压邪物的祭坛,它当然没有门。”
谢蛤蟆摇摇头说道:“错了,根据这青石板上记述的图文来看它还真是有一座石门,石门在它上头。”
他指向了泰山嵤顶端。
唐铭问道:“怎么上去?这可以触碰吗?”
谢蛤蟆点头道:“可以。”
听到这话,唐铭便往手掌里吐了口唾沫,助跑之后跳上青石板,踩着上面因为雕刻而留下的凹陷石洞往上爬。
他爬动速度很快,而且姿势很诡异,是头下脚上用双手力量抠住石缝用双脚挂在石洞上探路,脑袋与身体几乎成直角高高昂起,看上去就难受。
谢蛤蟆看到后便给王七麟和徐大使了个眼色。
三人凑到一起,徐大低声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消息,你没跟他说?”
谢蛤蟆说道:“这石板上的内容很冗杂,老道也没有研究的太透彻。”
“那你使眼色是啥意思?”
谢蛤蟆用眼神扫了眼唐铭道:“无量天尊,唐铭这手功夫叫蝎子倒攀城,是南派盗墓高手南爬子的不传之秘,专门用来攀爬墓道和墓穴。”
他给两人解释,说这样爬墓穴有一个好处就是随时能看到自己身下情形,因为古墓王陵的险恶之处都在墓穴下方,爬墓穴墓道时候指不定什么东西就会顺着跟了上来。
石坟十多丈高,虽然墙壁有一定坡度,但爬起来还是很困难,落脚石洞石缝太浅,一不小心就会滑落。
当然以王七麟的修为这是小儿科,他对徐大说道:“你和道爷在下头,我跟着他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咦,这长右也开始爬了,它怎么个意思?”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667.骷髏活死人(再求一波推薦票哈)閲讀
唐铭飞快的往泰山嵤上爬,见此一直安静待在地面的长右也跟着往上爬。
见此谢蛤蟆下意识说道:“无量天尊,它爬的很慢,只是跟在唐铭身后……”
“泰山嵤上有危险,它在等着人给它探路!”王七麟一下子明白了它的意图。
明白这点后他立马决定不去碰触泰山嵤,而是改成踩着飞剑往上窜。
唐铭已经爬上了泰山嵤顶部,他也很谨慎,上去后先挂在边线处仔细探查上头情况,发现没有问题后才一个箭步窜了上去。
然后他便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好像个石雕一样。
王七麟见此面色微变,唐铭的警告声同时响起:“王大人别上来!”
“怎么了?”王七麟问道。
唐铭苦笑一声,道:“设计这地宫的人真他娘不是玩意儿,他不是建了一座寻常的泰山嵤,还在上面加设了陷阱!”
“什么陷阱?”王七麟看了一阵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
此时长右也钻上来了,它看着唐铭不怀好意的一笑,挥拳就要攻击他!
王七麟急忙放出飞剑去阻拦,而唐铭也发现了这点。
长右挥拳有水汽蒸腾,唐铭冷笑一声叫道:“早防备着你了!”
他一脚踩着石板身躯翻拧,双臂甩出顿时有一片数点寒星闪烁!
寒星飞出,明月当空!
一轮下弦月挂出,清冷月光撒下,是锋利的刀锋在反射着四周鸿蒙岩的微光!
长右水汽化作水柱喷涌,唐铭双臂交叉放出地行夜叉阻拦。
地行夜叉张开手臂拥抱水柱飞空,水柱入它怀中竟然被它给抱着带起离开。
飞剑与犀利而繁杂的暗器共同袭到,长右无力防御便尖叫一声倒翻跟头飞下了泰山嵤。
徐大和谢蛤蟆看到他们动手立马分呈牛角两方去盯住了长右。
这长右将他们从千棺困聻大阵中带了出来,这算是一份恩情。
期间双方友好相处,不知道为何它突然要攻击唐铭,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们还没有猜出长右意图,所以谢蛤蟆和徐大只是盯住了它并没有下手攻击。
唐铭作为当事人却有所感悟,他说道:“这长右压根不是要帮助咱们,所以把咱们送入这里,它是知道泰山嵤上有陷阱,想让咱们给它去排除陷阱!”
“什么陷阱?”王七麟立马问道。
唐铭说道:“我脚下石板是能动的,下面有机括相连,我不知道它后面跟着的是什么陷阱,但肯定是有的,现在我踩住了它的机括,你们要小心!”
王七麟明白了,关于这座泰山嵤,长右知道的远比他们更多。
它刚才攻击唐铭不是要伤害他,而是让他放开机括发动陷阱!
毫无疑问,它也想要进入泰山嵤。
泰山嵤很庞大,它上头的石台面积也很是宽敞。
石台中间有一扇紧紧闭合的青铜大门,门板上糊着厚厚的符纸,还都是最少半米长的安宅大箓——以冥文所写就的符箓。
台子的地面凹凸有致刻满了字,与四周雕刻的冥文不同,这些字全是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籀文,王七麟草草看了看,一个不认识。
石台上面的石板小了很多大概和普通青砖形状类似,从外围成圈向里攥,最后围在了青铜大门四周。
这些小号石板每一个上面几乎都刻了籀文,而籀文字迹里的‘点’这个偏旁和其他字迹不一样,不是浅浅的刻了一层而是深不见底的小洞!
唐铭又说道:“七爷,你看我脚下。”
王七麟早就注意到了,唐铭一脚踩下的石板微微陷落了下去,显然机括就是在这个位置。
看到这一幕他在心里暗道侥幸。
这里环境乌黑阴森,石面一样平整,丝毫看不出问题来,如果不是唐铭先上来趟地雷,那恐怕就是他要落入陷阱了。
所以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冲动。
唐铭出身唐门,而唐门的暗器与机关术天下无双,他如果不是过于冲动那不可能中这个机关。
此时唐铭已经意识到了机关详情,他告诉王七麟说,机括后面是触发式陷阱,一旦发动就会有东西顺着籀文字迹中的黑洞射出来。
至于是什么东西不好说,飞箭毒砂毒气毒药之类的东西算是最常规的,他担心的是其他东西,一些未知东西。
王七麟安慰他道:“没事,要不然你往后窜,以最快速度跳下泰山嵤,我觉得它奈何不了你。”
唐铭苦笑道:“鸩王是何等厉害的人物?他亲手设计的这个泰山嵤怎么会是这么好对付的?如果我猜测不错,这泰山嵤的机关一旦发动,那它整个都会往外喷射毒物。”
“而鸩王以毒闻名,所以泰山嵤中的毒物一定很难对付,我唐门虽然同样以毒而闻名九洲,但我们全门也没有自信能是鸩王对手,更何况我一个人呢?”
王七麟说道:“这可怎么办?”
唐铭指向青铜门说道:“那门是唯一活路所在,打开这座门,然后我们逃入里面。”
王七麟不能长时间御剑虚空,他甩出飞剑后在唐铭肩膀上踩了一脚又踏上飞剑落到青铜门顶俯瞰它。
这座青铜门是方形的,有一丈之高一丈之宽,厚重凝实,充满历史的沧桑感。
时光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无论多么坚硬的东西都耐不住上千年时光的消磨,封盖着石坟的青铜门已经完全被铜绿锈死了,这门上本来应该是有一副精巧浮雕的,现在只剩下几道浓重的线条,其他地方的雕刻或锈蚀或斑驳脱离,已经面目全非。
对着青铜大门,一股悠然朴实的历史气息迎面而来,让王七麟忍不住肃然起敬。
古人,终究有值得后人仰视之处。
大门没有锁,只是两扇门平铺在上面。
王七麟研究了一下,说道:“这门不知道怎么打开,那我要冒险试试了,看看能不能用飞剑将它给揭开。”
唐铭讪笑道:“那你可小心点。”
王七麟谨慎的说道:“我肯定会小心,但我不了解机关陷阱这东西,我没法查看这门后有没有机关,所以咱们最好都向老天爷祈祷一下,让他保佑咱们。”
唐铭双手合十开始鞠躬,特别虔诚。
他的小命差不多就在老天爷手里了。
王七麟横练太岳不摧神功,结果随着他运转神功,隐隐感觉到有气息出现,顺着他全身毛孔钻入他身躯中。
这股气息没有参与他真元运转,而是细致均匀的覆盖在了他皮肤下、肌肉中。
他的皮肤显现出淡淡的金光。
非常不錯小說 妖魔哪裡走 全金屬彈殼-667.骷髏活死人(再求一波推薦票哈)看書
这是艳阳照耀山峦青石的辉光。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妖魔哪裡走》-667.骷髏活死人(再求一波推薦票哈)鑒賞
太岳不摧神功更加霸道了!
他踏上青铜大门试探了一下,没有什么反应。
这让他放心不少,掏出妖刀顺着青铜门缝就开始插。
王七麟哼哧哼哧的抽插一阵,许多青铜屑被搅了出来,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已经发现了,这青铜门能够卸下来。
它跟外面棺材不一样,棺材是一层厚实的木头外表刷了青铜浆,这青铜门却是实打实的全体青铜!
妖刀很锋利,却无法将这青铜门的门柱给砍断。
见此唐铭一甩手给他一把弯刀,说道:“用我这把刀!”
王七麟挥刀切入青铜门内,这把刀只有一尺之长,非常锋利,堪称是削铁如泥。
青铜门柱被切断,他又以弯刀抠了两个洞,伸手进去往外一拉,青铜大门顿时发出了‘咔嚓咔嚓’的脆响。
声音很刺耳,让人牙酸。
王七麟深吸一口气喝道:“做好准备!”
唐铭急忙说道:“七爷你别着急,这石坟封闭了上千年,里面要是不通空气那就形成有毒气体了,谁进去谁死,先通通气。”
王七麟觉得这有道理,他说道:“那我拉开这扇门先通通风……”
他一边说着一边动手。
本来他就有雪山二神牛之力,如今又是八品境,说一句力大无穷毫无问题。
青铜门咔嚓出声,王七麟翻身一拽,一扇门被拽开了!
当头有一股气息喷涌出来。
同时他和唐铭听到‘擦擦’一声轻响……
顾不上青铜门后空气有毒,唐铭当机立断往洞里跳起!
王七麟也跳了进去。
两人都知道,机括开了!
这青铜门竟然也连着陷阱,整个泰山嵤外处处都是陷阱。
青铜门后有通道,还好通道里头没有陷阱了。
两人一进去王七麟顺手将那一扇青铜门又给拉拽上了,几乎是与此同时,外面响起了凄厉的利箭破空声和沙沙哗哗的凌乱声!
时隔千年之久,泰山嵤的机关依然能用!
外头不知道什么情况了,两人在里头倒是安全。
过岭灯的灯头不断跳动着,绿幽幽的灯光一点不变。
“这石坟里面有通着外界的气孔,没事,里面空气安全。”唐铭吁了口气说道。
王七麟忍不住感叹一声,道:“道爷说得对,不能小看古人,他们真是厉害,这座泰山嵤看上去就是铜墙铁壁,竟然还有通风口。”
外面又有一阵下雨般的‘沙沙’声响了起来,伴随着这下雨声,还有什么东西穿破空气产生的‘嘶嘶’声,连绵不绝!
听着这股声音王七麟和唐铭都忍不住色变。
幸亏他们两人逃了进来,如果一直待在外面,就这个毒药毒箭喷射的密度和频率还真是难办。
过岭灯灯光往下照耀。
王七麟顺着往下看,正好看到在斜下方一个骷髅头仰面向着他,有两个浑浊干枯的眼珠子直直盯着他!
看到这一幕他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下面不是一具骷髅,而是个活死人般的东西。
它身躯上下团聚于一起,干枯成团,脸上身上没有一点肉,苍白的皮肤紧贴骨头,看起来像是一具骷髅,其实并不是,它还有生命!
王七麟没有听到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但就是能感觉到它还有生命!
唐铭没有感知出来,他骂了一声道:“晦气,怎么一进来就看到这么一具死尸?”
骷髅样活死人待在台阶右下方石壁上,这石壁上有一道石龛,这活死人就是在石龛里头抬着脸往上看,一丝不差的盯着青铜大门方向看。
唐铭挪动过岭灯,旁边不多远处又有一座石龛出现,也又有一具同样的骷髅人出现在泰山嵤内壁的石龛里!
一模一样的,这骷髅人也是打坐抬头往上看,同样盯着台阶下来的方向。
这两具骷髅人的现身让王七麟心底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显然唐铭的猜测和他一样——
他调整过岭灯的照耀方向,随着灯光往外延伸,泰山嵤内壁上出现了排排列列的石龛,而每一个石龛里都有一具通体惨白的骷髅人仰头向他们站立的方向看。
看到这一幕,王七麟眼前依稀出现一副景象:
从一千几百年前,在这座泰山嵤修筑好之后,鸩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将许多人禁锢了石龛里,又不知道以什么秘药去祸害了他们,让他们一直不死不活的坐在里头。
他们努力看向青铜大门,竭尽全力的渴望着能从大门逃离出去。
可是一千几百年了,他们最终也没能逃出去!
这个想象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千几百年的禁锢,这是何等酷刑?
唐铭举着过岭灯看过四周,然后喃喃道:“果然在这里,七爷,长生不死药就在这里了!”
“你看这些骷髅,这都是当年炼药术士的尸骨。”
“根据记述,这鸩王携八十八名弟子苦心炼丹,因为不死药毕竟是违逆天地规则的东西,炼这东西是要拿人命去填的,炼药过程中这些弟子先后死去,鸩王就把他们摆成窥天阵。”
“一来这些人直到死了也没看到不死药心愿未了,二来让他们面朝天认清路魂魄好升仙上天……”
听着他的话,王七麟用古怪的眼神看他。
唐铭注意到他的眼神后一愣,问道:“王大人你这看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王七麟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关于鸩王和他八十八名弟子的一切?”
唐铭恍然大悟的拍拍额头,他苦笑道:“你可能误会什么了,这些都是我刚刚看到的,你看这里。”
他进一步举高过岭灯指向青铜门,碧绿的灯光照耀下,大门后头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字。
王七麟定睛一看认出上面的字是小篆,他问道:“你认得小篆?”
唐铭说道:“当然,我们唐门家族延续千年之久,族内许多资料便是用小篆记述,我们弟子都懂小篆。别说小篆,从秦朝开始一直到如今咱们大汉朝,我们唐门弟子懂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古字!”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妖魔哪裡走 愛下-667.骷髏活死人(再求一波推薦票哈)分享
这个解释倒是说的过去。
王七麟问道:“那这青铜大门上还写了什么?”
唐铭说道:“就是我说的这些,里头应该有个炼丹炉,鸩王当年所炼出的长生不死仙丹便在炉子里头。”
王七麟笑道:“那咱们下去看看?”
唐铭精神一抖说道:“好,下去看看。”
王七麟示意他走在前面,然后悄摸的握紧了妖刀。
他才不信唐铭的话!
这门后记述的绝不是他说的那些内容,石龛内部这些骷髅人也未必是鸩王弟子,即使他们是他的弟子那也没有死,他们还活着,只是看上去像是死人而已!
唐铭修为似乎比不上他,他便没有发现这些骷髅人还活着的事实,仅仅但看他们外表干枯又在此地被禁锢千年,便以为他们死了,还编造了他们的身份来糊弄王七麟。
王七麟知道,这个唐铭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