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高齡巨星 愛下-第九四四章:我預判了你的預判!(三更,名作堂加更!)看書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因为对盗版的大力整治,这个时空中盗版小说几乎没有。零星一些做盗版的,也是通过手打文件线下转卖,根本形不成气候。
想要看网文,就只能去正规的读书APP。
作为开年第一个爆款新书,读书APP五榜第一的神作,《三体》在书友圈已经可以说是人尽皆知。而随着黑暗森林量理论的出圈,在李世信粉丝的安利之下,更多的网友正莫名而来。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李世信声明《三体》下架的微博发出,再确认网站已经紧急下架了《三体》之后,网友们……彻底的炸了!
愤怒的书友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聚集到了文协官方论坛。
一时间,平时几乎没有流量的文协观论坛,被网友和书友们的谩骂和指责,吞没了。
文协新闻办。
“刘主任,你快看看这可怎么办才好?咱们的网站,官网留言区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了啊!网站这边已经崩溃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啊?”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场面,新闻办负责维护官网和论坛的办事员小陈急得满头大汗。
她身后,新闻办主任刘成也是一脸蛋疼的表情。
作为文化战线在网络世界中的门面,官网的留言区此时简直是有辱斯文,不堪入目!
“惊闻《三体》因部分内容不合规,被文协警告下架。对此,本人表示强烈支持。无聊之下搜索了以前读过的一些传统作家著作,将自认为有问题的段落都已经提取出来一并呈上。主要数目有烈残阳,月亮啊月亮,我的故乡,山坡下的野山羊,山和云的另一面……,这些数目中涉及到的青涩段落非常多,请文协方面立刻下令整改,并让全国书店下架!不下架,那我就得骂一声日嫩娘的双标狗!“
“呵呵呵,我不说话,我就看看这群双标狗。”
“消灭阿去暴政,还我网文三体!”
“狗币,要真的是按照规定办事,我无话可说。但是怎么偏偏就那么巧,前面阿去的微博刚刚被李老师的粉丝骂到关闭,后脚三体就违规了?想想此前阿去老师孙女获奖的事儿,心中不免发凉。这,就是我们的文化啊!”
“我特么就想问问,最近十年文协都做什么?光顾着勾心斗角,打压思想,搞裙带关系,我们要你们何用!?”
“呵呵呵、我们的经济起来了,我们的文化却走不出去,问题的根本在哪里?现在我知道答案了。CNMLEGBZ !”
看着留言区那不堪入目的谩骂和指责,刘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指了指小陈,命令道;
“赶,赶快,把留言区和论坛关闭!不能让他们再骂下去了!”
“可是刘主任,这传出去造成的影响会更大的!”
“那就禁言!删帖!”
“太多了,根本删不过来啊!”
看着满脸苦楚的手下,刘成张大了嘴巴。
默默的,他掏出了香烟。
随着一股长长的烟气,他叹道:“尽量维护吧,这事儿是因阿去老师而起,我去……给他打个电话。”
在办公室众人的注视中,刘成默默的走向了走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
与此同时。
文协老大周文渊家所在的小区停车场。
阿去打开后备箱,刚刚将里面一整箱好酒捧出来,他的手机便突兀的响起。
用胳膊肘费力的将后备箱门关上,他小心翼翼的把酒放在地上,才带着满脸的不耐接起了电话。
“喂,刘主任,有什么事啊?”
“什么?李世信的粉丝攻陷了咱们的官网和论坛?那有什么的,让他们去!一群闲的没事儿的小年轻,热度一过也就罢了。理会他们干嘛?”
听到电话那头刘成焦急的说着情况,阿去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这些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不耐烦的支应了两句,阿去便不再理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刘成,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看着远处周文渊家的住所,他整理了一番外衣,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弯腰重新捧起了那箱好酒。
可刚刚走出一步,他便停了下来。
那带着和煦微笑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等会儿……
李世信的书迷攻陷了官网和论坛……
因为文协警告了读书APP,网站方面下架了《三体》?
嘶……
阿去歪了歪脑袋,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捧着的酒,一双小眼睛眨呀眨了起来。
按说这是好事儿….事情的发展方向,正是自己所希望的那样。
可问题是……
“娘希匹,不对啊!这事儿我明明还没办呢啊!!!”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有人曲意逢迎,替我把这事儿给办了?”
在凛冽的寒风中,捧着酒箱子的阿去,凌乱了。
……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前。
位于文化部办公大楼对街的一家小菜馆里。
临近年关,很多单位已经开始了年假。这种靠着单位职工营生的小菜馆,生意不可避免的冷落了下去。
一楼拐角的一个小包间里,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将一盘爆肚和一盘炒合菜端了上来,见桌上两位客人就着花生米已经喝了差不多一瓶的白酒,老板娘呦了一声。
“二位,今儿怠慢了啊。快过年了,菜市场里人山人海的,今儿咱菜馆的备料不够,上菜可慢了。”
听着老板娘的客套,俞念恩哈哈一笑,用筷子指了指桌上唯一的一盘花生米。
“没有的事儿,这老小子巴不得我们俩把酒喝完了,您这菜还没上来。那样的话他可不就又省了吗?剩下的菜要是没做的话别做了啊,这俩菜加一花生米挺好,多了浪费。”
“我去你的!”
桌子对面,俞念恩的发小朱林挥了挥手。
“老板娘,别听他瞎说,该上上啊。我们俩好久没见,喝酒口急,跟你们上菜快慢没关系。”
看着蛮和气的客人,老板娘嫣然一笑。
“得,遇着两酒客。我这儿上个月自己制了点儿酱菜,一会儿给二位端上几样,二位拌酒好好尝尝。”
“您客气。”
目送着老板娘款款离去,朱林回过头来,望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俞念恩。
“老俞,这酒都喝了一瓶了。你小子也别憋着了,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喝酒。”
“滚蛋,别人不知道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打小就面嫩,什么事儿都得憋到最后。我下午还有点儿事儿呢,不能跟你喝太多。赶紧说!”
俞念恩咧了咧嘴,乐了;
“那我就说?”
“赶紧的!”
“我有个战友,写了本叫《三体》的小说。”
“嗯?你战友里还有这人才?”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这战友跟我是过命的交情。”
“怎么个过命法?”
“这么说吧,你们俩一起掉河里,我得先救他。”
“……艹,我谢谢您这么坦诚。然后呢?”
“他惹了个人,是你们文化口的。”
“位置不低?”
“没你高。”
“所以?”
“你得帮着照拂着点儿,别让他吃了亏。”
“嗨,你呀!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这一个电话就说清楚的东西,非得跑一趟。”
面对发小的埋怨,俞念恩憨憨一笑。
“也是想你了。”
“滚蛋,掉河里你都不救我。”
挥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朱林拎起了酒瓶子,给俞念恩满上了。
“这杯你自己喝!”
看着面前杯子里满满的酒水,俞念恩嘿嘿一笑,端了起来。
……
朱标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年假,但是刚刚接任现在的岗位,一些年后需要用的材料,还需要准备。
坐在办公桌后面,他敲了敲脑壳。
“三体……”
想着,他拎起了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我是朱林。”
听到他的声音,电话那面马上恭敬的回应道;
“领导您指示。”
“最近有本叫做《三体》的书,你了解不了解?”
“啊?领导也听说了?”
听到对面略带惊讶的说话,朱林眉头一皱。
“听说什么?”
“嗨,也没什么。这本书是个网文,因为内容关系,下午的时候刚刚被文协警告,网站给下了架。现在网络上对于这件事儿的反响挺大的,我下午的时候还看微博,这个事儿上了热搜来着。”
“文协?警告?下架?”
咀嚼着电话里刚才所说的几个关键词,朱林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他们一个指导性质的组织,有什么权利警告网站下架书籍?让周文渊给我来个电话,我需要一个解释!”
此时的朱林,已经完全忘了俞念恩的嘱托。
他单纯的觉得这件事情,让他很不爽。
…….
时间回到现在。
周文渊家门前,阿去捧着酒箱子,使劲儿的甩了甩脑袋。
虽然事情蹊跷,可是一时半会想不明白,他索性将拜会领导的事情专注了起来。
叮咚……
费力的捧着箱子,他轻轻按下了门铃。
“谁?”
“周会长,是我,阿去。我给您拜年来了!”
呼!
随着阿去带着满面笑容的道安,房门一下子被人从里面拉开了。
屋里面,周文渊一张方块脸,黑得像一块刚挖出来的煤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