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笔趣-第1798章相伴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幽幽的金光之下,不知道昏睡多久的古争终于睁开了眼睛。
眼前依然是那柔和并不刺眼的金光,仿佛直接空中出现一样,甚至感觉让人暖洋洋,想要继续睡下去。
看着头顶陌生的环境,一时间古争有些晕了,不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甚至最初还是觉得自己被小猫救后,才刚刚醒来。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之前的事情,立马坐了起来,把身上旧衣服给掀开,朝着四周看去。
这个地方也不大,只有面前的这一扇没有大门的出口,左右两边是一些完好的家具,就像一个普通的房间一样。
而在远处,原本过来漆黑的通道,此时已经全部点燃烛火,照亮着周围的情景,在极远的地方,隐约还能传来那悦耳的铃声。
感受身体已经充满了力量,当然修为还是没有恢复,古争站了起来,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梦真。
“该不会已经离开了吧。”
古争自嘲一下,然后走到身后的漆红桌子上,上面一个洁白如玉的碟子,一个金色圆玉在里面静静地躺着,很像自己之前的那枚。
不过他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那枚,虽然一模一样,可是还是有那种感觉,毕竟那股诡异的笑脸,让他一直没有忘记。
“算了,多等等她吧。”
古争直接走出了这个休息点,朝着附近看去,果不然其然,所有的推门已经被打开,一副被人翻找过的样子,不用多擦,典型梦真的手法。
随便附近溜达一圈之后,古争也就回来了,这一次他直接把圆盘给从怀中拿出来,然后把那新的金色圆玉给拿在手上,直接再次放在那圆盘之上。
很快熟悉的指针再次出来,那金色长针依然指着某个方向,并且随着古争的位置变换而变化,而那枚紫色短针,同样指着外面,不过不同的是,紫色短针在微微晃动着,似乎所指的位置不停在变动着。
古争直接把罗盘放在桌子上,整个人就在一旁静静地待着,等着梦真的回来。
这一等,就是半个月,梦真才从外面回来。
“你终于醒了,等我多久了。”梦真匆匆忙忙地走进来,在看到一旁的古争之后,这才有些放心地说道。
在外面看到古争没有在原来的地方,还是心里猛然一惊,要不是知道这里那些鬼物根本无法过来,还以为他被对方给拖走了。
“也没有多少时间,你去哪里了?我睡了多久。”古争丝毫不在意,反而朝着对方发问。
“我去探寻远处的地形,这样等我们离开的时候必究方便一些,反正在这里也没事,你已经昏睡三年了。”梦真直接开口说道,也发现了古争旁边桌子上圆盘,指着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我明明记得没有,是你得到的宝贝?”
“之前那枚金色圆玉一起找到,甚至我还在路上捡到了一枚钥匙,你知道干什么用的吗?”古争心里没有想到自己昏睡那么长时间,也难怪对方会出去了。
这边说着,把那枚钥匙给拿了出来,展示给对方看。
“运气真好,我进来十五年也就那个宝贝,不过我不知道这里哪里是被锁着,或许是我们没有找到地方。”梦真一脸羡慕地说道。
“十五年?你十五年都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古争依稀想到对方在路上说过,当时自己没有在意,这次在听见对方所说,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自己进来的时候,仅仅才过去三天而已。
“对啊,这里简直大得出奇,我觉得我最多探寻了五分之一,原本我已经摸透了这里的事情,可是时间过得越久,我感觉这些鬼物越来越厉害,最后竟然被对方活生生给抓住,醒来之后就是你见到了事情,我也不知道其中过了多少时间。”
梦真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那台上,仔细看着那罗盘。
“我进来满打满算也没有一年的时间,不过加上这些昏迷的日子,时间也不断了,如果按照你说的那样,恐怕是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那些鬼物越是强大。”古争听到对方所说,想了一下这才说道。
“啊”
就在这时,旁边的梦真突然毫无征兆地尖叫起来。
“怎么了?一惊一乍,什么事情如此高兴。”古争猛然朝着对方看去,却发现对方一脸欣喜之意,似乎发现什么高兴的事情。
“你快看,这个东西你从哪里找到的,竟然在指示出口的方向。”梦真指着圆盘,有些激动地说道。
“你是不是太过激动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和这个金色圆玉一起找到的。”古争看着对方的样子,也知道自己猜测得不错,就是通往离开这里的方向。
“没有想到还有这种东西,为什么我辛苦翻找那么多什么都没有,而你一进来短短这点时间就成功拿到那么多。”
梦真先是有些抱怨地说道,不过脸色的兴奋之意一点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灿烂一些,继续朝着古争说道。
“不过看起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竟然下去直接把你带上来,要不然这一次我是真的死定了。”
那脸色美滋滋的样子,似乎自己真是做出一件正确的事情。
“我们还没有逃出去,你这么乐观是不是太早了。”古争有些黑着脸说道,哪怕为了保命不得不救对方,可是目前为止自己对于她一点好感都没有,要是能把对方扔掉没事情的话,自己二话不说立马走人。
“放心吧,这一次在我的引导下,一定成功把你带离这里。”梦真仿佛没有看见他的脸色也一样,依然在那里依然欣喜地说道。
“你开心就好。”
古争也不知道对方是真傻还装傻,只是回了这么一句。
“当然了,我知道没有你的帮助是不可能成功离开,所以还是要谢谢你,这个恩情我记下了,我们画魂一族全体都会感谢你,毕竟我是一位继承者。”这边梦真还不算太笨,看到古争一脸的不爽也知道自己太过兴奋,似乎兴奋得过头了,连忙说道。
“画魂一族?”古争一听,扭过头有些诧异地问道。
“那是当然,你恐怕没有听说过,我们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族,连天王都要倚重我们,等到出去之后,你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我都能尽可能满足。”梦真一脸自豪地说道。
“等以后再说吧。”古争重新把头给扭了过来,心中却想到小莹,因为对方理论上也应该和梦真是一个族群,只不过不知道对方到底现在在哪里。
还有那个烛魂,肯定也在下面,或者干脆就在那个温天候身边。
“我一定不会食言,放心好了,你现在恢复好了,我们该走了,有了这个指引我们的东西,很快我们就能离开这里。”梦真把下面的圆盘拿在手中,依然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说道。
“走吧,路上小心一点就行。”古争点点头,无论如何,还是要先出去在说。
这个地方到底真正有多大,古争不得而知,但是古争知道,在有那圆盘的指引下,他们也是足足前进了两年的时间,才来到了出口之处。
要知道他们可是几乎沿着一条直线,而且在路上,也不在去搜刮里面的东西,除了必要的休息和躲避那些鬼物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停留。
虽然路上也遇到了几次危险,而且古争也发现这些鬼屋的速度和感知能力,和最初相比也提高了不少,看来却是在越来越强,可是在古争的精准的指挥下,他们每一次也都有惊无险地通过,最终来到这里真正的出口。
“终于来了,真是太不容易了。”看着手中的圆盘,指针稳稳的指向面前,梦真有些喜极而泣的感觉,不禁感慨道。
在他们面前,出现一个只有一条通道的路径,在两边每隔一步就是一个烛台,把周围照得通亮,仿佛在列队欢迎他们一样,而在远处,更是那种让鬼怪恐惧的金光在熠熠生辉,同时传来一股不一样的气息,那是外界的味道。
“小心点吧,虽然这里确实很大,如果不能及时出来早晚都要被抓。”古争心中也是泛起一丝涟漪,警惕说道。
“那是肯定,不过能闯过这一关已经非常满意了,接下来最后一关我一定要出去。”梦真也是神色严肃的如此说道。
古争耸了耸肩,对于上面来说,也是非常得好奇,一同朝着里面走去,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
很快半天的工夫过去,他们就来到一个非常宽敞的大厅当中,此时在他们面前是一排排已经打开的推门,而外面则是一片蓝天白云的样子,而且地面之上,正是他们熟悉的地面,看起来就是第三关了。
不过在这个空荡荡的地方,在中间的位置却有一个升起开的石台,不过此时却背对着他们,无法看见上面到底是什么。
“我敢肯定,上面写着的是下面的情况,估计和下面差不多,只不过这上面以前的朋友还在不在,真希望他们也一起闯过来。”心情很好的梦真对着古争说道。
“看看不就知道了。”
古争抬起脚就冲着那边走去,很快两个人就站在上面。
不过让古争有些郁闷的是,上面跟鬼画符一样的符号,自己压根不知道,不过到时旁边的梦真似乎在仔细地看着。
“上面写着什么?”古争看着上面有两个圆形凹槽,似乎想要人给放入什么东西,朝着梦真问道。
“上面果然记载着最后一层的内容,不过并不是这种,而是一个进入秘境空间把敌人击败的任务,而那个时候,你的实力能够全部恢复看,而对方的实力和你相同,看来应该非常简单。”梦真眉头一挑,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如此简单。
“看起来到简单,不过想想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怎么也不可能只有那么少的人出去,不过你没有发现这两个位置很熟悉。”古争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你这么说来确实有些奇怪,我最初还以为只是上面的印记,不过好像能把我们手中的金玉圆环给放上去。”梦真把圆盘上的金玉拿上来,对比一下说道。
“那就放上去看看,看看是否有什么隐藏的东西。”古争有些兴趣地说道,因为那金玉看起来很神秘,要知道在之后他们又遇到一个休息点,不过那里面却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好”
梦真把手中的金玉试探性的放入进去,整个金玉严丝合缝的卡在里面,不过这上面并没有什么反应。
不过此时古争把自己身上的那枚也同样拿了出来,随后朝着上面的缺口放进去。
“咔嚓”
在古争把金玉放入的同时,一声清脆的响声从石台中升了起来,同时两个金玉在其中缓缓旋转,竟然朝着下面落下,露出两个黑漆漆的圆洞。
古争和梦真对视一眼,没有想到真的有玄机,纷纷期待里面到底会出来什么帮助,能够减少最后一关难度最好了。
“轰隆隆”
此时整个石台开始晃动起来,同时地面之上裂开一道缝隙,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升上来一样。
古争朝着后面推了一步,站在石台的右边,而梦真则是站在左边,两个人紧紧盯着面前,看着那裂缝越来越大。
忽然之间,以石台为中心,方圆五丈之内,所有的地面猛然一塌陷,朝着下面落了下去。
古争哪里想到这点,哪怕自己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是周围全部一同朝着下面落去,也是徒劳无功,只能跟着一起朝着下面急速降落下去。
“啊啊啊”
那边梦真倒是发出一阵惊慌的喊声,不过很快就止住了,透过中间的碎石,朝着古争这边方向看来,在寻找对方的位置。
此时她手中的圆盘,因为刚才的惊慌没有拿稳,已经掉了下去。
古争只能无奈笑了笑,对着对方摆摆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努力控制身形,朝着下面落去,鬼才知道下面到底是什么。
“哗啦”
仅仅下落不到十息的时间,古争耳边就听见一阵汹涌的河流声音,让他不禁舒了一口气,不管如何,至少不是必死的陷阱,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放入金玉之后,会出现这个陷阱,早知道就不搞那么多事情。
古争眼前突然金光一闪,一道光芒时间在半路卷住远处同样下落的梦真,随即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他的眼前,让他身形下意识朝着对方抓去,想要抓住对方,要知道对方死了,他也就跟着死定了。
还没有等古争感觉怎么回事,就感觉浑身猛然一痛,落入下面的水中,没有丝毫缓冲的他,整个人也直接再次昏了过去,随着下面湍急的水流朝着下面漂流下去。
……
这边梦真上一刻还在准备以如何姿势落入水中,她也听见下面传来水流的咆哮,可是忽然面前被一道金光瞬间临身,等她恍惚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一个黑色桥面之上。
而在她的面前不远处,一个充满血迹的石墙耸立在那里,在下面之处一个同样开启的巨大石门,此时已经被完全打开,黑漆漆的里面,似乎在等着她进入。
看到这里,梦真她有些不明白,为何她还会落在这个地方,甚至半路上还和古争分开。
里面的气息散发出来和他们最初进来的地方几乎一模一样,可是明明他们已经闯过去,只是在把那两个金玉给放入里面,却变成这个样子。
此时她转身朝着后面看去,身后的桥身已经在中间断掉,在旁边是无边无际的黑水,微微起伏着。
在更远处是一片黑暗,依稀可以看见一座大红的阁楼,鬼气森森,和面前没有其他区别,也就是说,她似乎只有面前这一条路可以走。
稍微待了半天之后,梦真才收拾好心情,朝着面前的走去,不管如何,自己总不能待在这里一直不动,哪怕面前是刀山火海,自己也闯一闯,因为自己还要离开这里。
更何况古争或许还等着自己把对方给救出来,话说这一次要看自己了,一定不能在失败。
刚刚从桥下走下去,就看到在左侧有一阶阶台阶向下延伸,直通下面的水面,似乎是可以用来停靠一些船舶之类,因为在旁边有一个破旧损坏的船桨。
不过现在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她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坚定地朝着那石门中走去,很快整个身影就没入进去。
“叮当”
“嘿嘿”
刚刚一进入,耳边就听见遥远的深处,传来让人熟悉的声音,甚至还有一声阴森的恐怖笑声,让她的脚步瞬间变得有些迟疑了。
这里面似乎变得更加的恐怖,多了一些从未见过的鬼物。
不过很快她就再次朝着里面,空旷的入口,只有前面一个小型的石门,上面并不像寻常门一样光滑,反而上面有很多凹凸不平的碎石,一些血迹在上面蠕动着,看起来就像才沾在上面一样,异常的恶心渗人。
梦真无视那些血迹,直接伸出手推开之后,径直朝着里面走去,一层光芒从她身上再次冒起,照亮周围的一些空间。
而就在她进去的时候,在她落在桥头之上,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浮现而出,看着对方身影没入里面,随后对着面前轻轻一点,顿时在洞**一阵微风挂过,所有的烛火全部被点亮。
那些所有的鬼物仿佛不知道一样,依然在里面徘徊着,紧接着下一刻,他们附近的烛火又开始模糊不定,恍惚起来。
“希望这一次来到这里的人,能做到别人做不到事情,你能够完成,我只能帮助你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