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q1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天啓預報 愛下-第九百一十二章 潮汐之力看書-5wxpk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姓名?”
“阿巴阿巴阿巴……”
“年龄?”
“阿巴阿巴阿巴……”
“性别?”
“阿巴阿巴阿巴……”
……
十分钟后,槐诗坐在地上,盘着腿,端详前的这一坨奇形怪状到要盖上好几层马赛克的东西,终于放弃了提问。
看来是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了。
魔变 青冥
他仰天叹息,忍不住挠头。
“——所以我他娘的究竟炼出了个啥?”
“阿巴阿巴阿巴……”
那一坨智障的东西流着口水,随着源质的断绝,消失无踪。
.
.
一个小时前,现境时间凌晨一点钟。
丹波区南侧,海滨,潮汐发电站,底部,庞大的地下空间中。
未曾竣工的庞大空间里无数线缆粗暴的裸露在外,而正中央的是数个足球场一样的空旷区域,以及一条笔直的通向黑暗伸出的通道。
哪怕引入了来自边境的著名电力集团提供供电,但这种方式除了关键时刻应急和满足小规模重要机构的高强度用电需求之外,对整个城市进行供电依旧是不具备性价比的。
因此,在庞大需求之下,丹波集团在馆山集团的合作之下引入了瀛洲电网。
机械之战
但为了避免受制于人的情况,依旧联合象牙之塔的施工集团丹波建造了数处发电站以供应不时之需。
现在,关键部门和实验机构的电力已经能够做到自给自足。
在槐诗从赫利俄斯归来半个月之后,他终于来到了这一座未曾完全竣工的发电站。但工作却不是视察,而是测试。
测试自身的能力极限。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来自象牙之塔的学者们已经将这里囊括在临时的观测框架之下,正在远处紧张的调整着仪器。
等待数值的展现。
当四周轰鸣的声音终于断绝之后,槐诗依旧缓慢的绕圈活动着身体,口鼻之中呼出了热气,在探照灯的照耀之下,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轨迹。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他脚下堆积如山的弹壳,还有四周数十架报废的机枪。
烧红融化的枪身之后,那些重机枪已经毫无任何反应,正在兹兹的冒着电火花,而足以进行一场小型战争的弹药储备,此刻也已经干涸的像是以前槐诗的钱包一样。
空空荡荡。
所有人依然沉浸在刚刚的场景之中,无人说话。
在回放的监视器画面中,是数十道纵横交错锁定了槐诗的火舌,那些过于极速的子弹在画面中连成了一条笔直的铁线,将整个地下空间都笼罩在其中。
哪怕是十六道巨大的换气扇迅速旋转,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抽空这刺鼻的硝烟味道。
如此恐怖的火力,已经将场中临时浇筑出来的防御工事都彻底打成了粉碎。
可是却根本追不上槐诗的脚后跟。
“……失算了啊。”
验看数据的学者忍不住摇头:“测试出来的根本不是速度,而是变成反应能力了——早在机枪瞄准的瞬间,就已经被察觉到了。这样的数值根本不具备参考意义,毕竟就连超限状态都没有用出来。”
“还需要加负重么?”
双倍的人造重力情况下,槐诗回头问道:“我还顶得住。”
“不必了,没有那个必要。目前看来,常规状态下冲刺,极限速度已经超过了九百公里每小时。以阁下的耐力,应该能维持半个小时以上吧?”
“差不多。”
“根据程序的估算,超限状态下的极限数值,应该能抵达七千公里每小时了……
同导弹竞速?这已经是四阶范畴了,还得是进行了源质化之后。想要纯粹用肉体抵达这种程度,除非是速度专长的顶尖升华者才能行。”
学者翻过一页,继续说道:“神经反射的时间已经无限趋近于无,同源质化之后没什么两样……我们还是进入力量测试环节吧。”
“这个环节不是之前测过了么?”槐诗不解的问。
“之前的思路完全错误了,对于掌握了您说的‘极意’的升华者来说,具体的数值已经毫无意义,况且,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把您打不爆的机器从本校搬过来。
因此,打算让结果更加的直观化一些。”
观测室内的学者说道:“不仅仅是出力的大小,还包括利用的效率以及持久性——”
伴随着他的话语,麻利的安装者们终于搞定了自己的工作。
在槐诗的面前巨大的钢铁基座上,一个沉甸甸的把手已经被焊接在了上面。
槐诗伸手,试着扯了两下,发现根本拉不动。
“这是什么?”槐诗问。
“专门给您准备的握柄,阁下。”学者推了一下眼镜,愉快的说道:“整个基座都和发电站的设备连接在一起,理论上来说,您的力量是可以分布到整个发电站的每个角落里去的。
不过请不要用蛮力,毕竟连接杆的材质虽然是合金,具备着良好的力量传导效率,但硬度和韧性都远低于普通的特种钢材。
请小心不要掰断哦。”
在习惯了这群学者的恶趣味之后,槐诗恍然的颔首:“也就是说,你们想看个精细活儿,是吧?”
“正是如此。”
在观测室内,一手娴熟的开盘收钱,学者还心分二用的做出回答:“接下来,请让我们见识一下您的出力和利用效率吧——”
“行吧……”
槐诗叹了口气,伸手,握紧了面前的手柄:“在开始之前,请你帮我押个一百块如何?就赌我能成功——”
学者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没有想到。
竟然隔着六层以上的混凝土墙壁,他还能够察觉到观测室内的场景?
不过,现在,槐诗已经没心思再去关注那些有的没的了。
常驻型极意·交响的感应范畴在迅速的收缩,然后,顺着握柄之下的基座,开始沿着无数繁复的钢铁矩阵和机械结构向着四面八方扩展。
弹指间,自上而下,整个庞大的发电站都被极意笼罩在其中。
闭上眼睛,顺着握柄传来的细微鸣动,整个发电站的结构都已经出现在了槐诗的脑中,从脚下的基座,再到无数机械接续的末端,一切都纤毫毕现。
然后,轰鸣声再度爆发!
高亢的鸣叫几乎要撕裂所有人的耳膜。
哪怕隔着遥远的距离,在地下空间内,场边的观测者们也忍不住后退。隔着厚重的隔音耳罩,尖锐的声音依旧刺入了脑髓。
不,那不是耳膜的观测,而是来自脚掌所感受到的震动,令那残酷的声音钻进了血肉,回荡在骨骼之中,冷酷的蹂躏着每一寸的肌理。
飓风席卷,扑面而来!
无数尘埃簌簌飞扬着升起,地面宛如水纹一般波动着,那不是大地的颤抖,而是气流所引发的光线偏折。
在经过了漫长的酝酿之后,极意·交响的力量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发电站的每一个角落,此刻伴随着槐诗的动作,难以言喻的庞大力量通过他的双手,汇聚在握柄之上。
充满节奏的轰鸣迸发。
就好像整个世界都随着他一起呼吸一样。
在场中,槐诗的汗水化为蒸汽升腾而起。
进入了超限状态之后的躯壳在疯狂的抽搐着,难以承载这恐怖的压力,而在他手中的握柄,也已经烧成了赤红。
过于庞大的力量转化为了热量,顺着着手腕粗细的钢柱扩散向四方。
瞬间,一切静寂。
好像被抛入了录音室里一样,连呼吸声都变得如此刺耳,心跳和脉搏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迅速的放大。
因为外界的一切声音都消失了。
被那一只手掌所紧握,收缩在五指之间。
以震动的方式,迸发!
向下传导,令大地震颤!
观测室里,学者们愕然的面面相觑,有电话的铃声忽然响起,接起电话的人渐渐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吞了口吐沫。
无法置信。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整个潮汐发电站,停止了运转!
数百个水力机组的运转戛然而止,哪怕是潮汐的涌动也无法带动那数以十万计的扇叶运转,就好像被无形的手掌死死的钳住了,不容许有半分动摇。
就连混凝土都无法阻隔的刺耳声音传来,如此沉闷,响彻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重活 了
在他们的脑海中构成了荒谬的画面。
在那一瞬间,就在发电站最核心中——所有的水力机组,再度开始了运转,火花飞迸,刺耳的摩擦声不断传来。
可这一次,再不是如同往常那样顺着潮汐而运转,而是逆势而动!
自一只手掌的把控之下,这一份庞大的力量以这一支微不足道的杠杆为端点,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偏移,逆转!
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
磅礴的动力从水力机轮中迸发,令所有机械结构传导着来自中心的伟力和意志,无数扇叶缓慢的逆行,搅动海潮,在起伏的海面之下掀起一道道暗流。
数之不尽的波澜迸发!
当槐诗抬起眼瞳时候,眼眸中就亮起了炽热的光芒。
就像是此刻庞大的发电站被赋予了意识一样,随着他的命令,纵声咆哮,令那巨响扩散,化为了响彻整个丹波夜空的雷鸣。
“这是……什么?”
海 聖
水坝之上,巡逻的保安们目瞪口呆的回头,在手电的照耀之下,看到无数升起的气泡,还有涌动的海流。
整个海洋都仿佛沸腾了一样。
那些沉重的洪流漫卷,彼此碰撞,就好像金属摩擦一样,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槐诗的五指在手柄上运转的时候,就遥隔着无数阻碍,舞动了无形的指挥棒,令沧海的潮声起落,化为了浩荡的旋律。
观测室内,捧着电话的学者手掌微微颤抖着,按动了公放的按钮。
于是,那模糊又遥远的海潮鸣奏涌入了每个人的耳畔。
“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
屏幕前的学者忽略了眼前无数流转而过的数据,回首呢喃,难以置信:“这是……第四乐章?”
此刻,潮汐的涌动化为了提琴的急促旋律,海浪碰撞的声音变成了鼓点,就连水力机轮的轰鸣震颤,也形成了庄严的号角声。
慑服了一切躁动的魂灵,让所有的聆听者为之俯首。
同这庄严的旋律相较,一切都渺小的宛如尘埃。
那激昂的旋律突如其来,又很快,戛然而止。
迅速的模糊坍塌,变成了高亢的嘶鸣,再然后,彻底断绝。
万物静寂。
只有遥远的动荡潮声传来。
许久,许久,所有人依然僵硬在原地,难以从那残留的潮汐交响中清醒过来。
意犹未尽……
为何如此仓促的戛然而止!
就在地下空间里,槐诗无声的叹了口气,松开了手。
“看来还是熟练度不够……”
他遗憾的耸肩:“这一局,算我输。”
在他面前,钢铁铸就的连接杆已经在热能的转换中彻底烧化了,只剩下了变形的握柄残留着清晰的指印。
当啷落地。
随着槐诗指尖的鲜血一起。
十六秒的时间。
篡夺了发电站的运转,掌控这庞大的力量,甚至逆转了潮汐。
这便是倾尽槐诗全力所演奏出的交响!